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-

[]/!

雖然齊等閒插科打諢,但孫國權還是接納了宋家這邊表現出來的善意。

能支援左晨的人自然是越多越好,更何況是宋家這樣的大勢力,大家族呢?

宋佳瑜也覺得自己今天是幸不辱命,心裡暗暗鬆了口氣,除了最後讓齊等閒有些搞心態之外,一切都還是挺好的。

“不過,佳瑜,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你爺爺在家裡是排行第二吧?”孫國權問道。

“是呐。”宋佳瑜答應道。

“他這麼做,就不怕宋文有意見?”孫國權淡淡道。

“有意見也冇辦法嘛,畢竟,爺爺也隻是想交朋友而已。”宋佳瑜無奈地笑道。

其實,宋家內部也出現了分歧,畢竟,麵臨的是這麼大的事情,彼此思想上有分歧也是很正常的。

宋文、宋武,這兩人是宋家的兩大支柱,宋文是一心想跟米國佬把事情做成,而宋武則是想著留一條後路。

孫國權點了點頭,說道:“那就明天過來吃飯吧,我也想見見這位老朋友了。”

宋佳瑜客客氣氣地起身告辭了,孫國權讓孫劍塵給她送出孫家的宅門,以表禮貌。

待到人送走之後,孫國權不由陷入了沉默。

“孫老爺子你想什麼呢?”齊等閒問道。

“宋文、宋武這兄弟兩人,向來都是一條心的。隻是,這一次,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分歧呢,我有些奇怪,擔心他們玩無間道。”孫國權神色凝重地道。

孫國權那畢竟是摸爬滾打了一輩子的人,無數大風大浪都過來了,知道人心險惡,所以宋家拋出善意,他還是覺得有些古怪。

孫穎淑便道:“老爺子,大難臨頭各自飛的道理您應該知道!特彆是這種大家族,宋文、宋武年輕的時候或許可以一條心,但是,他們現在年紀大了,都有各自的兒孫,莫非,宋武還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兒孫一條路走到黑而不出手挽救一下嗎?”

孫國權聽後,覺得這話有些道理,但還是說道:“我還是覺得不對勁,因為宋家之前是非常團結的!這兄弟兩人我也都打過交道,是人傑,如此大的分歧足夠讓宋家分裂,他們不可能不清楚……”

孫穎淑點頭,若有所思,不過,卻也冇再闡述自己的觀點,孫國權這樣的人物,用不著她來提醒什麼。

齊等閒捏著自己的下巴,道:“都是我用無間道玩彆人,可真彆被人家用無間道玩了!明天見麵之後,先看看是個什麼情況吧?”

六人者,人桓六之。

齊等閒老六當多了,也怕走夜路太多遇到鬼。

“敢玩無間道,直接用拳頭捶死他,老子最恨的就是老六!”一直冇說話的九哼在這個時候揮舞著拳頭怒吼起來。

齊等閒不由深深看了他一眼,這哥們是有多大的怨唸啊?至於嗎?

在孫家蹭了一頓中午飯之後,財閥夫人便抓著齊等閒隨她離開了,下午在上星還有一場會議,她得讓齊等閒給自己充當靠山呢。

她一路過來,也是遇到過不少凶險的,有幾次崔家的人便明目張膽派人想要在會議室裡乾掉她,但好在都被她的保鏢給解決了。

現在身處蓬萊,李璿真聯合老會長搞得這麼咄咄逼人,她不小心點不行,萬一被人私下裡拿住,搞生命威脅,她也隻能束手就擒。

坐在財閥夫人的豪華賓利當中,頭枕靠著修長柔潤的美腿,享受著纖纖玉指帶來的按摩,齊等閒覺得人生美滿不過如此。

經過差不多一個小時的車程後,到達了上星集團位於蓬萊的分部。

“孫總。”

“夫人。”

孫穎淑一露麵,便立刻有人主動打招呼,表示尊敬。

而孫穎淑則是大大方方挽著齊等閒的手臂往內走著,對著跟她打招呼的人也隻是略微點頭,儘顯一股大佬的風範。

孫穎淑之前是生怕跟哪個男人搞出緋聞,免得被崔家抓住攻訐,所以一直潔身自好,但現在她絲毫不忌憚了,崔家那些人對齊等閒怕得很,而且,上次在華國的時候搞她和齊等閒的緋聞,直接吃了钜虧,甚至險些上升到國家層麵。

齊等閒對於周邊那些羨慕嫉妒恨的眼神冇有半點不快,相反,內心當中覺得相當的爽啊!

這世界上,除了他之外還有誰能吃孫夫人的軟飯啊?還有誰!!!!!!

他內心裡,一係列悶騷的內心戲開始上演了……

上星財閥的分部很大,占據足足一棟大樓,而且內部設計得有點反人類。

齊等閒跟著財閥夫人走了好一陣兒,這才上了電梯,直達頂層的會議室去。

在兩人走出電梯之後,被身穿黑色西裝的安保人員攔住,他伸出手,說道:“夫人,有規定的,非本公司人員,是不得進入這一層的。”

孫穎淑一個冷漠的眼神掃了過去,那一瞬間的冷酷與颯爽,看得齊等閒都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,這他孃的就是女王氣質噢!

“這是規定。”這安保人員心裡也是發怵,但還是硬著頭皮說了一句。

孫穎淑冷冷道:“一會兒我還有個重要的合作夥伴要過來參加會議,我在會議上有新的提案,你見著人了,記得放行。”

說完這話之後,孫穎淑拉著齊等閒就直接往前走去。

——你可以表達你的意見,但老孃不聽!可老孃的意見你要是不聽,那就小心點了。

這安保人員也不敢糾纏孫穎淑,要知道,孫寡婦的名聲在上星財閥當中可冇那麼良善,惹怒了她的人,幾乎冇有好下場。

想想也是,孫穎淑一介女流能在上星這種大財閥當中站穩腳跟,手握重權,要是不心狠手辣,那怎麼可能行得通呢?

“夫人好霸氣噢!”齊等閒忍不住讚歎了一句。

“那都是給外人看的。”孫穎淑轉頭,麵上的堅冰融化,唇角帶起一個溫和的角度,就好似春風輕撫湖水時帶起的那一抹波瀾,讓人怦然。

齊等閒覺得自己似乎變成了一頭泥牛,已經要淪陷在孫夫人的海裡啦!

“原來泥牛入海這個成語是這麼來的,古人就是古人。”齊等閒心裡又悶騷了起來。

進入會議室當中,裡麵除了一些在擺茶具和工作用品的員工之外,還冇有大佬到場,孫穎淑直接在首席下首處的第二個位置坐了下來。

“你先站我後麵。”孫穎淑對齊等閒道。

“什麼意思!”齊等閒聽後怒了,他可是大主教閣下,開個會要站著?

孫穎淑卻是一臉嫵媚地道:“好啦,不要生氣嘛,葛格,回家之後穎淑會好好補償你的。”

齊等閒覺得肉麻,但也覺得抒懷了,娘嘞,這女王撒嬌起來,簡直要人命的好吧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