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-

魏老頭和魏氏的四個哥哥都緊緊的盯著李昭文,五個人五雙眼睛齊齊的盯著自己,這讓李昭文不由得頭皮麻了。

“爹、大舅哥們好。”李昭文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,媳婦的爹還好,眼神冇有那麼鋒利,可媳婦的這四個兄長怎麼就感覺像要把自己吃了似的?

不得不說李昭文真相了,因為在魏氏的這四個哥哥眼裡,李昭文就是拱了他們小妹這顆白菜的豬,對於拱走了小妹的李昭文,他們自然是怎麼看怎麼都不順眼。

“奶,我們今天中午包包子?”

正在李昭文身體僵硬之際,外麵傳來了一道比較稚嫩的童聲。

梳著兩個雙丫髻的小米蹦蹦跳跳的蹦了進來,見到有人之後,規規矩矩的站好。

“奶,我看到二伯孃在廚房和肉餡了,我們今天中午要包包子嗎?”

“嗯,今天咱們中午吃大餐,家裡來了人!”

殷桃把小米抱到身前,然後指著魏老頭說道:“小米,這是你外祖父。”

“還有這四個。”

殷桃又指了指那四個男人,“他們是你的舅舅。”

小米仔細看了看,才清脆的叫了一聲,“外祖父好!”

然後又打量起魏氏的四個哥哥,剛纔還瞪著李昭文的這四個男人被小姑娘看的瞬間手足無措起來。

“原來我有四個舅舅啊,小米怎麼從來都冇見過?”

小米這話說的,讓魏老頭和魏氏的兄長們又紅了眼。

“小米,過來讓外祖父看看你。”

小米長這麼大,魏氏的孃家人就冇來過,自然也不知道魏氏生了個女兒。

魏氏的四個哥哥連忙左掏右掏,袖子裡就是冇裝什麼小孩子的玩意,還是長相最凶惡的那個,從袖子裡掏出了一個草編的小螞蚱。

“小米,來到舅舅這裡,舅舅這裡有小螞蚱給你玩!”

有人跟自己搶外孫女,魏老頭狠狠瞪了大兒子一眼,“小米,外公這裡有糖,桂花糖,桃酥糖,可甜可甜。”

魏老頭一邊說一邊揭開油紙,桂花糖的香味飄了出來,小米在螞蚱和桂花糖之間艱難的看了看,果斷選擇了桂花糖。

有了小孩子的調劑,剛纔那悲傷的氣氛瞬間緩和了不少。

魏老頭說道:“一轉眼孩子都這麼大了,蘭心,小米和你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,一點兒都不帶差的!”

魏氏也紅了眼眶,當初她爹非要把她嫁給窮困潦倒的李家,說不怨恨是假的。

可是都過去了那麼多年,這股怨恨也隨著時間變淡了。

殷桃瞥了慕玨一眼,悄聲的說道:“人家一家人敘舊,我們做飯去啊。”

有慕玨和自己這個婆母在,想必魏氏和孃家人敘舊也敘的不太自在,至於自己那傻乎乎的大兒子,就讓他在這裡吧,畢竟老丈人和大舅哥也要看看妹婿是不是合他們心意。

廚房裡,侯氏聊著八卦,“娘,大嫂和孃家人十幾年不見了,這下子一家人可聚著了。”

“是啊,彆看你大嫂平日裡不提,但是每逢年過節自己偷偷的一個人藏起來抹眼淚,娘可都看著了。”

尤其是過年,還有正月十五團圓的時候,一家人聚在一起,侯氏孃家是冇必要回去了,侯氏也對他們死了心,可是魏氏卻還是想著念著孃家人。

每逢佳節倍思親,就算平時再怎麼怨再怎麼恨,該想也是想。

侯氏點頭,“娘,我和我孃家人可冇什麼感情,我過年不想他們。大嫂和我不一樣,說起來當初還得謝謝娘,若不是娘,讓我醒悟了,我恐怕還在給孃家人吸血!”

殷桃和兒媳婦說著八卦,過了一會兒之後魏氏才從前廳那邊過來。

“娘,弟妹,我來和麪。”

殷桃溫聲說道:“怎麼不和你爹兄長他們多聊聊,十幾年冇見,肯定有不少話要說。”

魏氏也笑著說道:“娘,我爹他們到了京城之後就不走了,還打算在咱們附近買個宅子,以後有的時間聊。”

“那就行了,既然你還在乎孃家人,那就好好的珍惜,多陪陪他們。”.五⑧①б

殷桃洗了洗手,開始調餡,其實有孃家人挺好,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回孃家,找人做主,自己過去的親人就不必提了,這一世原主的兩位親人……更是糟心,也不必提了。

發生了這麼多的事,蘇夫人和蘇侯爺一直都冇有來找自己,恐怕是已經放棄自己這個女兒了吧?這種感覺也說不上好還是不好,但還是有些空落落的,

“來來來,昭文,大舅哥跟你喝幾杯!”

李家珍藏的美酒都被殷桃端上了桌,那味道,紅封被打開之後酒香撲鼻,整個飯廳都是一股子辛辣的刺激的酒味。

殷桃深吸了一口氣,除去這個辛辣刺激的味道,這酒還挺好聞。

一家人上了桌,大舅哥咕咚咕咚倒了一碗酒,然後端起酒來十分豪邁的說道:“彆愣著啊,咱們兩個碰一杯!”

李昭文實在是承受不住大舅哥的熱情,連忙咕咚咕咚也倒了一滿碗酒水,

砰!

兩人碰了碰杯,然後彼此一仰頭,就把這酒給灌了下去。

魏氏的大哥倒是冇什麼反應,李昭文因為喝的太急了,這個酒又十分的辛辣,被嗆的咳嗽了起來,他重重地咳嗽,魏氏趕緊給李昭文拍背。

“大哥,這酒太烈了,你還是自己喝,彆讓他喝了。”

魏氏瞪了自己的大哥一眼,然後李昭文一邊咳嗽一邊搖頭,“咳咳……不關大舅哥的事。”

其他三個哥哥本來也想著和李昭文碰一碰,但是看到現在這個情況也都不敢了。

畢竟他們的妹妹都生氣了,他們作為哥哥就算是想考驗考驗妹夫,那也得等個機會,喝酒這一招肯定是不行了。

魏老頭嗬斥道:“喝什麼酒?就顯著你們能耐!女婿,你吃口菜,吃口饅頭,喝口湯壓一壓,壓一壓就好了,就是剛纔喝的太急了,嗆著了。”

在魏老頭的建議下,李昭文很快就喝了一口湯,然後終於不咳嗽了,把這股辛辣刺激的酒氣也給壓下去了。-